类别
联系我们

地址: 成都市北大街100-102号东座2单元3号(二分所地址)

电话: 028-66529175

手机: 13608197694

邮箱:

联系人: 王琦

 

《守护》(上)黑百合X猎空
发布于:2019-11-20 15:26:43   浏览:10

  我终于有猎寡的脑洞了!超开心!不过我对猎空人物的性格和语气实在是把握不好,我会尽量减少对话部分,希望大家吃的开心!

  再次提醒:只是脑洞而已,请不要上纲上线,因为如果不这样写,就没有这个脑洞了,非常感谢!

  莉娜踏进艾米丽家门之后的火气一直在不住的增长,可面前围着围裙的法国女人不断对她说着“谢谢”,这让她不好意思当着主妇的面发火。

  艾米丽最拿手的就是调酒,莉娜心不在焉地喝着主妇端来的凉水,寻思着找点酒来喝,目光四处逡巡,最终停在她右脚前不远的一摊油渍上——自己敲门的时候主妇正在做着午饭,油滴顺着主妇忘记放下的锅铲滴落在地上。这摊油渍无疑是最好的助燃剂,莉娜再也克制不住自己,重重放下水杯,走向大门紧闭的卧室。

  卧室门锁着,莉娜扭了几下未能成功打开。她低低咒骂,掏出腰间的脉冲枪用枪把在门上狠狠一磕,然后一脚踹开了卧室门。门锁滚落到地上的脆响明显惊醒了床上的男主人,杰哈将被子蒙过头顶,声音非常不耐烦:“烦死了,不是说过让你不要来打扰我吗?”

  莉娜气得笑起来,直接将杰哈踹到地上。杰哈大叫一声,彻底清醒过来,用被子裹住下体站起身,凌乱的短发和憔悴的面容看起来狼狈不已:“莉娜?艾米丽让你到我家来不是让你骚扰我睡觉的!”

  莉娜现在真的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人,真不知道以前的她为什么还会觉得这个男人能够保护好艾米丽?于是她冷冷的说:“莫里森给你一天假期也不是让你蒙头大睡的,艾米丽还在担惊受怕,你竟也能睡得着?结婚那天你是怎么对她说的?”

  “不就是进了个小偷吗?这年头谁没被偷过?”见莉娜没有离开的意思,杰哈干脆将被子丢回床上,转过身开始穿衣服,“昨天你不是已经陪她报警了吗?我晚上还得出任务,就想好好睡会儿。”

  杰哈从床头柜上扯过的衣服是艾米丽放上去的,甚至还能看出细心叠好的边角。莉娜看见衣服的棱角随着杰哈粗鲁的抓扯消失,心里面闪过一丝惋惜。“不就进了个小偷?”莉娜真的是被这个人气笑了,“你换锁了吗?给家里添加新的保险措施了吗?安装好监控了吗?”

  “有必要吗?这年头进个小偷是多么平常的事,再说小偷也不是从门里进来的,需要换锁吗?”杰哈胡乱套好衣裤,拿起床头的皮带。这明显是一根新买的皮带,上面毫无褶皱,光滑漂亮。

  莉娜握紧拳头,用最后的冷静说:“没有必要?今天进的是小偷,明天进的是不是就是黑爪了?我都还记得结婚的那天你对她说‘亲爱的,我会保护你的!’,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配吗?”

  腰带半天扎不进去,杰哈气得一把将腰带掷在床上,低声骂了一句“妈的,什么玩意儿”,然后抬起头用好笑的表情看向莉娜:“我配不配关你什么事?我是她丈夫,你是什么东西?”

  莉娜再也忍不住,跃过大床一拳将杰哈揍倒在地,咬牙切齿:“你这个混蛋!”

  杰哈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看见有血迹流出,翻身飞起一脚踢在莉娜小腹上,将她踹得贴到墙上捂着肚子半天直不起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可真恶心。”

  蔬菜下到锅里溅油的“哔啵”声已无法掩盖卧室里的动静,艾米丽关了火唤声“莉娜”却没得到回答,便向卧室走去,推门却看见杰哈和莉娜扭打作一团,杰哈的额角被撞出一个大包,莉娜的紧身衣被撕破了几条口,明显能看出里面的皮肤也红肿着。

  艾米丽被吓坏了,冲上前去想拉开这两人。两人如斗红眼的牛一般扯着对方的手臂粗粗喘气,艾米丽那点力量根本微不足道。杰哈一甩胳膊:“滚开,这里没你的事。”巨大的力气几乎将艾米丽整个人掀倒了。

  莉娜看着艾米丽满脸惊慌失措顿时清醒过来,主动松开杰哈,伸手抓向将要摔倒的艾米丽。杰哈又抬起一脚踹到莉娜背上,这让莉娜的身体错开艾米丽,直接重重砸在了地上。莉娜久久没有动弹,艾米丽尖叫起来。

  杰哈喘息方定,语气狠厉,听见刺耳的叫声又烦躁起来,也不知道是在骂谁:“Fuck!”骂完抓起皮带,摔门而出。

  艾米丽爬起来追向杰哈,却被杰哈摔进家中,从外面反锁了房门。她只好爬回猎空身边,开始低声抽泣起来。

  莉娜觉得自己浑身散了架,但法国女人的低低啜泣让她不得不努力撑起身体。她抬头看向法国女人,主妇细瘦的双手擦着眼泪,手腕处的骨头清晰可见。莉娜坐到她身边,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对不起艾米丽,我总是把事情搞砸。但你不用担心,他不在的时候我会保护你的。”

  “你还有什么要反驳或是补充的吗,黑百合?”联合国代表人的声音冷漠无比。

  “很好,看得出来你确实已经恢复了。”坐在高处的联合国代表人声音依旧平淡冷漠,“你身上的罪孽都是黑爪造成的,虽然不能怪罪于现在的你,但是我想你还是得接受几十年的牢狱生活了。”

  “不,长官。”带着手铐坐在审判椅上的黑百合神情憔悴,皮肤还泛着些微的淡蓝,自她被捕以来,守望先锋一直努力的想将她变回从前的艾米丽。如果从生理上来说,守望先锋确实成功了。“我想只有死亡能够洗清我身上的罪恶。”

  法庭里一时哗然,黑百合觉得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她的灵魂早已脱离肉体,飘荡在这空空荡荡的大厅之中,否则她怎么会注意到有个黄色的身影正焦急的向她呐喊着什么呢?

  “哦?你这么想?”代表人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既然如此,就由大家来决定吧。”

  在座的所有代表人进行了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投票,投票结果显而易见地出现在屏幕上:49:50,守望先锋不被允许进行这次投票,因为从前的黑百合是他们的成员之一。联合国代表人的声音有些欣慰:“黑百合,准备好迎接自己的死亡了吗?”

  “当然,”黑百合笑了,但她开始后悔答应守望先锋让她重新找回自己的情感了,如果是熟悉她的人,会听得出来她的声音其实有些颤抖,“如我所愿。”

  “那好,就决定于明天执行吧。守望先锋的代表人猎空者,请问你有什么异议?”

  “哦,执行官,”猎空者的伦敦口音非常独特,黑百合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到那个姑娘一定是一脸失望,“我希望您可以答应让守望先锋陪伴她度过最后的时光。”

  “我们是非常人道的。”联合国代表人强调,“希望明天执行者去接黑百合的时候,你们能够安安静静的将她交给执行者。”

  “没有任何问题,请放心将她交给我吧。”猎空者回答。

  黑百合被捕以后,任何人和刑罚都撬不开她的嘴,只有猎空者。两人在审讯室里相见的时候,黑百合笑起来,猎空者却哭了。

  黑百合头顶有一个巨大的白炽灯,她已经有九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猎空者看见她红肿的双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上了这盏白炽灯,然后将椅子搬到黑百合的身边,挺直身体将她轻轻揽过来。

  黑百合不想睡过去,所以她主动找着话来说,说什么那年莉娜出事之后,她好几周以泪洗面,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英国女孩了;她还说,就在英国女孩离开人世的那几年,再也没有人保护她,她好害怕好害怕,所以后来她竟极度满足于黑爪将她制成了强大的蜘蛛,这样她就能够消灭一切让她害怕的苍蝇了。

  猎空者抿紧了嘴唇,倔强的偏着头不肯回答黑百合的任何一句话,可她的眼泪骗不了人,啪嗒啪嗒地向下流,滴在黑百合的乌发间渗进头皮,火热发烫。黑百合絮絮说了好久,终于是抵不住生理上的困倦,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梦里听到猎空者问了那么一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