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智慧图书馆的五大关系

2017-12-20 来源:图书馆杂志 作者:王世伟

作者简介:王世伟,上海社会科学院信息研究所研究员,教授,研究方向:信息安全,智慧城市,国际大都市图书馆,历史文献学,E-mail:swwang@sass.org.cn。上海 200235

内容提要:文章分析阐述了智慧图书馆的五大关系,包括智慧图书馆与新一轮科技革命、智能图书馆、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融合图书馆、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等,分析阐述了五者之间的联系与区别。

关 键 词:智慧图书馆 智能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 复合图书馆 融合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

智慧图书馆的新理念与新实践率先出现于21世纪初欧美的一些大学图书馆和博物馆。2010年以来,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影响,中国图书馆界在实践的基础上也开始从智能图书馆转向智慧图书馆的研究,智慧图书馆持续成为图书馆业界关注和研究的热点之一。这里仅举数例:2012年,上海图书馆举办的第六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即以“智慧城市与图书馆服务”为主题,来自英国阿伯丁罗伯特-戈登大学的伊恩姆·约翰逊(Ian M.Johnson)在论坛上作了题为《智慧城市、智慧图书馆、智慧图书馆员》的主旨报告[1]。2015年4月,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在深圳主持召开了“图书馆智慧平台的研究与示范”的科技项目专家验收会,该项目在智慧图书馆的理念指导下对图书馆通体转型升级进行了积极的试验探索[2]。2016年,上海图书馆举办第八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以“图书馆:社会发展的助推器”为主题,其中专门设有“智慧型图书馆建设”的分主题[3]。2017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批准项目中有“云环境下智慧图书馆移动视觉搜索模型与实现研究”(项目批准号:71673203,申请代码G031401)的研究课题。在智慧图书馆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中,有一些与智慧图书馆关系紧密的需要辨析的相关概念,需要加以分析研究并搞清楚其中的相互联系与区别。笔者将这些相关概念归纳为五大关系,即智慧图书馆与新一轮科技革命、智慧图书馆与智能图书馆、智慧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智慧图书馆与融合图书馆、智慧图书馆与中国特色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厘清以上这些关系,将有利于智慧图书馆的新理念的研究和新实践的探索能够得到更健康、更科学和更理性的发展。

1 智慧图书馆与新一轮科技革命

科技革命是科学革命与技术革命的合称,其表现为新的科学理论体系的诞生和引发人类生产和生活方式深刻变化的技术变革。从16世纪和17世纪的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等的以天文学和物理学为主体的近代科学的诞生,到20世纪中后期至今的信息技术与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与生态伴随着科技革命的发展而不断发生着模式和形态的演进。追溯智慧图书馆的起源,我们可以发现,其萌芽伊始正是伴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产生而出现并逐步发展的。如2003年,芬兰奥卢大学图书馆的学者发表了题为《智慧图书馆:基于位置感知的移动图书馆服务》的论文,其中讨论的智慧图书馆正是建立在新一代科技革命中具有代表性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如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基础之上的[4]。如果进一步深入分析,人们可以发现,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2007~2008年提出的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与智慧图书馆的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十分密切。2007年4月开始,来自维也纳理工大学、斯洛文尼亚卢布大雅那大学、荷兰代夫特理工大学的学者专家合作开展了欧洲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并于2007年10月发布了《智慧城市——欧洲中等城市排名》的研究成果,该成果从智慧经济、智慧迁徙、智慧环境、智慧公民、智慧生活和智慧治理六个特征变量对70个城市的样本进行了排名,被称为“维也纳指数”[5]。2008年11月,在纽约召开的美国权威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会议上,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总裁彭明盛(Samuel Palmisano)在题为“智慧地球:下一代领导人议程”的演讲中,正式提出“智慧地球”概念。2009年1月,彭明盛在美国工商领袖圆桌会议上向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智慧地球的构想并进而提出以互联网为技术引擎的智慧城市发展战略,对全球智慧城市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6]。2009年11月,IBM商业价值研究院撰写出版了《智慧地球》一书,指出智慧地球的核心是一种更智慧的方法,通过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来改变政府、公司和人们的交互方式,以便提高交互的明确性、效率、灵活性和响应速度。作者认为,智慧方法具有三方面的特征,即更透彻的感知、更全面的互联互通、更深入的智能化并提示了智慧城市灵活、便捷、安全、更有吸引力、广泛参与与合作、生活质量更高六大特点[7]。无论是维也纳指数中智慧城市的六大特征,还是IBM所提出的智慧地球所展示的智慧方法的3大特征和智慧城市的6大特点,对于智慧图书馆而言,都有重要的启示。当图书馆界在研究智慧图书馆新模式的重要意义的时候,正是智慧地球和智慧城市的新理念给予了图书馆业界创新的重要启示。如果说智慧城市“可以带来更高的生活质量、更具竞争力的商务环境和更大的投资吸引力”,那么,智慧图书馆则可以带来更具效率和效能的服务管理质量、更具魅力的公共文化数据互联环境和更大范围和更加多样的信息共享空间[8]

智慧图书馆的产生与发展是基于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影响和驱动,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图书馆所处的重要转型期和深刻变革期,而未来智慧图书馆的发展也将在多点突破、交叉汇聚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中不断创新和升级。智慧图书馆的建设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动态的。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代科技革命的新技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其中的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智慧城市、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已经并将继续对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不断注入新的引擎和活力,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将始终在路上。

2 智慧图书馆与智能图书馆

在中国图书馆学界,讨论智慧图书馆首先是从智能图书馆发端的。从2000年开始,就有学者开始发表以“智能图书馆”为主题词和研究内容的论文,如《智能图书馆》《智能图书馆设计思想及结构初探》[9-10]。这些关于智能图书馆的初期研究成果体现了我国图书馆学界对信息技术的敏感性和前瞻性,但尚局限在建筑和技术领域,还缺乏对于智慧图书馆的灵魂与精髓层面的深入研究和阐释。

智慧图书馆的对应英文是Smart Library,而智能图书馆的对应英文是Intelligent Library,两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智能图书馆更多地停留在技术层面,与数字图书馆较为接近。但智慧图书馆从其产生与发展的短暂历史分析,这一图书馆的创新理念与实践,已经远远超越了技术层面,其触角已经延伸至图书馆管理与服务的方方面面,已经对图书馆建筑物理空间、网络服务空间、社会协同空间实施了全覆盖;智慧图书馆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上,更加着力于服务管理、智慧工匠、智能惠民、环境友好。在智慧图书馆的发展中,应克服在布局智慧图书馆创新战略和路线图时,仅仅局限于把注意力放在一些服务平台和业务流程的智能化上,只是从技术层面理解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尽管技术层面的问题是智慧图书馆发展的重要基础。笔者认为,智慧图书馆是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技术为技术,以互联、高效、便利为主要特征,以绿色发展和数字惠民为本质追求,是现代图书馆创新发展的理念与实践。有人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作为智慧城市的主要特征,这只是揭示了智慧城市的外在特征;同样,智慧图书馆所依据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信息技术也仅仅是其外在的表象特征,互联、高效和便利才是其真正的内在特点[11]。因此,智慧图书馆对于图书馆的创新转型而言是全局性的,具有宏观、全面、通体的特点,渗透到了图书馆的全管理链、全业务链、全资源链、全时空链。诚如智慧城市在欧洲发端时曾从智慧经济、智慧迁徙、智慧环境、智慧公民、智慧生活和智慧治理六个特征变量来观察一样,智慧图书馆也需要从智慧建筑、智慧家具、智慧文献、智慧网络、智慧服务、智慧治理、智慧馆员、智慧读者等诸多维度进行全方位的考量。这样的智慧图书馆是“智能图书馆”这一概念所不能涵盖的。需要说明的是,智能技术发展日新月异,随着2016年智能时代的开启,智能革命已经并将继续成为21世纪前数十年的最重要的发展引擎[12],而智能图书馆也将成为智慧图书馆最具震撼力、影响力和发展力的核心要素,对于这一点,我们要有足够的认知。

3 智慧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

数字图书馆概念的萌芽可以追溯到20世纪中期电子计算机的出现,而最早进行数字图书馆(Digital Library)探讨的文献始见于1992年[13]。与传统图书馆相比较,数字图书馆具有信息资源数字化、信息传递网络化、信息利用共享化、信息提供知识化、信息实体复合化等特点[14]。复合型图书馆是20世纪末世界图书馆界出现的新型图书馆发展模式。1996年,英国图书馆专家苏顿(S.Sutton)在所撰《未来的服务模式与功能的融合:作为技术人员、著作者和咨询员的参考馆员》一文中,较早使用了“复合图书馆”一词,作者将图书馆分成历史发展逻辑的四种形态,包括传统图书馆、自动化图书馆、复合图书馆和数字图书馆并认为印刷型与数字化信息之间的平衡越来越倚重数字型,而复合图书馆可以实现传统馆藏与数字馆藏并存,用户可不受时空限制地自由访问跨地域的分布式数字化资源[15]。之后,在英国的电子图书馆计划和英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的机构通报中,也开始正式使用“复合图书馆”这一概念。复合图书馆的最显著特点就是数字资源和印刷型资源复合共存与集成访问利用。有学者指出,复合图书馆旨在将各种各样的技术引入图书馆并探索在电子和印刷的双重环境下将系统和服务有机地结合起来。复合图书馆是传统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之间的连续体,在这个连续体中,既提供对电子资源也提供对印刷型信息资源的利用[16]。可见,无论是数字图书馆还是复合图书馆,其重点核心就是文献资源的数字化与集成服务。

智慧图书馆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既有联系又形成了新的特点;前者与后者都具有数字化和网络化的形态特征,但两者又有区别。从性质而言,智慧图书馆是图书馆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环境下的通体转型升级,涉及图书馆管理、服务、资源的所有方面,是图书馆创新发展的全局性的解决方案;而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图书馆侧重于图书馆文献储存与服务的发展变化,是图书馆创新发展中的局部性解决方案。从形态而言,智慧图书馆是水乳交融式的发展,智慧图书馆把图书馆过去、现在、未来的发展脉络,人员、技术、文献的服务资源,馆员、读者、志愿者的服务主体与客体,物理、网络、社会的全域发展空间,绿色、惠民、协同的发展理念,将以上所有要素有机地联系并融合起来,已经和将要形成书书感知、人人互联、人机智能的新形态;而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图书馆更多的是物理性的叠加复合,区隔性和主题性的集成,单次、单向、单维地访问存取,信息孤岛和数字烟囱尚普遍存在。智慧图书馆是更聪明的图书馆,将克服数字图书馆与复合图书馆尚存在的一些短板和痛点,成为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图书馆发展理念与实践的延续、整合与升华,将推动传统图书馆从数字图书馆和复合图书馆的相“加”阶段迈向智慧图书馆的相“融”阶段,实现图书馆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环境下的创新转型。

4 智慧图书馆与融合图书馆

融合图书馆的研究起始于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背景下的图书馆空间、服务和人员的重塑。2004~2014年间,欧美的一些大学图书馆对融合图书馆这一新理念与新实践进行了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向人们展示了未来万物互联时代高度智能化通体转型的图书馆服务的新模式和新形态。融合互动是融合图书馆的灵魂,笔者将融合图书馆的性质分析归纳为五大特点,即融合化、互动化、可视化、泛在化、智能化[17]

融合图书馆的创新理念与实践和智慧图书馆是一脉相承并相通相合的,两者都秉承融合共享的理念,践行立体互动的服务。2011年,笔者曾撰写了《未来图书馆的新模式——智慧图书馆》,指出目前全球的智慧图书馆尚处于起步阶段,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实践探索都有待深化。2016年,笔者又撰写了《融合图书馆初探》,指出:如果目前我国诸多图书馆正在进行的数字图书馆建设以及手机图书馆与社交媒体的应用实践是智慧图书馆初始阶段,那么,德国康斯坦丁大学的融合图书馆就向人们展示了未来智慧图书馆的高级阶段。我现在仍然坚持以上的观点。我们现在正处于从智慧图书馆的初始阶段迈向智慧图书馆的高级阶段的发展期和机遇期,需要图书馆界在数字图书馆建设的基础上,继续在数字化、网络化、泛在化方面持续发力,同时着力于智能化和可视化的不足并从半智能联网阶段迈向未来的全智能互联阶段,使融合图书馆的各项特点优势得以全面呈现。

需要指出的是,融合图书馆的发展既要实现资源、通道、平台等的显性融合,同时也要实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在业界内外达成共识的隐性融合,只有实现以上显性与隐性的双重融合,智慧图书馆才能逐级升华,迈向更高阶段的融合图书馆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5 智慧图书馆与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

2005年10月,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指出:“加大政府对文化事业的投入,逐步形成覆盖全社会的比较完备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这是较早提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国家级正式文件[18]。2007年6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这是中央政治局首次专题研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问题。会议提出了创新文化服务方式、创新公共文化服务技术、创新公共文化服务运行机制[19]。2007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20]。2007年10月,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了“覆盖全社会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成”的新要求[21]。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从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战略高度,确立了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在文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推动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发展”“创新公共文化服务方式,保障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十三五”规划纲要把“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一项重要工作。2016年12月2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开宗明义,指出其立法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并对此作出了系统的设计安排[22]。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智慧图书馆正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覆盖全社会的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的新理念、新思想和新战略。

从新理念看,智慧图书馆体现了图书馆的理念创新、技术创新、服务创新和机制创新,以通体革命展开了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创新发展的总布局,以全局解决方案明确了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转型升级的目标愿景,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引领了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重塑发展的大逻辑,勾画了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践行落地的路线图,以与时俱进的智慧顺应了数据驱动、移动互联、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互联网+的发展趋势,踏准了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节拍,为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带来了勃勃生机和创新动能。

从新思想看,智慧图书馆从战略思维的高度登高望远,寄托了公共图书馆人未来发展的愿景梦想;智慧图书馆从历史发展辩证思维的高度,为图书馆界梳理了从数字图书馆、复合图书馆、智能图书馆到融合图书馆的发展轨迹和发展逻辑,清晰地描绘出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过去、现在、未来的发展道路;智慧图书馆从系统思维的高度,将图书馆的文献资源、人力资源、技术资源、社会资源等整合为一个互连、互通、开放共享的大系统和大平台,在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中顺应了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发展新环境;智慧图书馆从开放思维的高度,将图书馆物理空间深度融合于没有边界的网络空间和社会空间,走出了一条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全域服务的文化发展新路,为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事业提供了通道和平台;智慧图书馆从底线思维的高度,为弥补数字智能鸿沟、落实文化精准扶贫提供了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的新方案和新路径。以上这些新思想中都饱含着创新的基因,体现出变革的特征,折射出重构与重塑的智慧。

从新战略看,2016年以来,国家先后颁布了《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分别印发了《关于推进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这些法律和意见,充分体现了国家在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方面的新战略,也对智慧图书馆的创新发展提出了新要求、提供了新机遇。

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以下简称《保障法》)为例,这是2017年3月1日起实施的我国文化领域一部综合性、全局性、基础性的重要法律,被誉为文化领域一部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重要法律。《保障法》以建成覆盖城乡、便捷高效、保基本、促公平的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为主要目标,这就需要运用智慧图书馆书书感知、人人互联、人机智能的技术,推动图书馆的机制转换、队伍建设、技术驱动、流程再造,发挥智慧图书馆在推进公共图书馆的城乡互动、提高服务效率和效能中的助推器功能。《保障法》确立了“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的公共文化服务格局,而智慧图书馆为营造这样的格局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创新空间,必将引领和推动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全面深入开展。

以《关于推进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为例,这是针对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中县级馆服务能力不强、县域内公共文化资源缺乏整合、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发展不均衡等突出问题于2017年2月提出的国家文化发展新举措。从《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具备条件的地区因地制宜建立起上下联通、服务优质、有效覆盖的县级图书馆总分馆制[23]。《指导意见》的落实需要秉持智慧图书馆的创新理念,根据《指导意见》要求创新公共图书馆的服务方式和手段;运用物联网、云计算和智能技术,在总馆和分馆实施用户“订单”式的服务方式,实现个性化的供需有效对接和个性化定制服务;通过智慧图书馆互联、高效、便捷、智能的特点,实现国家公共数字文化工程资源与县域公共数字文化服务平台的有效连接与互动;通过融合图书馆的融合化、数字化、网络化、泛在化和可视化技术,广泛开展流动文化服务,扩大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的有效覆盖。同时,我国一些农村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公共图书馆文化设施还比较落后,公共图书馆对于农村居民、城镇低收入居民、农民工等特殊群体的文化服务还较为匮乏,而且已有的服务资源也较为落后与陈旧,实现和保障每一位读者的基本文化权益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应通过智慧图书馆的移动互联技术方法和社交新媒体的载体平台,进行跨时空的云服务和离线云阅读,以保障人民群众普惠、便利、公平、新颖地享受公共图书馆的文化服务,注重扶助农村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以及特殊群体,努力实现公共图书馆优质资源到村,精准服务到人,落实精准文化扶贫,通过智慧的县级总分馆制来进一步实现和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使每一位读者共享文化改革发展成果,提高他们在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中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实现全面文化小康发展目标。

以《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以下简称《工程》)为例,这是2017年1月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24]。《工程》提出要“加大宣传教育力度。综合运用报纸、书刊、电台、电视台、互联网站等各类载体,融通多媒体资源,统筹宣传、文化、文物等各方力量,创新表达方式,大力彰显中华文化魅力。实施中华文化新媒体传播工程”。《工程》还提出要“探索中华文化国际传播与交流新模式,综合运用大众传播、群体传播、人际传播等方式,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中华文化传播格局”。以上所提出的这些新要求,正是智慧图书馆的优势所在,公共图书馆正可以通过智慧图书馆的建设,在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其网络服务和全媒体传播的独特作用。因此,加快智慧图书馆建设与加强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两者是紧密联系、互相促进的。通过智慧图书馆建设,可以助力公共图书馆的未来发展并为加强公共图书馆文化服务体系提供新动能。

2017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于2月27日至3月2日在巴塞罗那举行,大会的主题为“下一个元素和事在人为”[25],具有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泛在化、可视化特征的融合图书馆正是图书馆界的下一个元素,而图书馆的未来创新发展需要图书馆业界内外的奋发努力,事在人为!

参考文献:

[1]上海图书馆.智慧城市与图书馆服务——第六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论文集[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2:30-34.

[2]盐田区《图书馆智慧平台的研究与示范》项目通过验收[EB/OL].[2017-02-18].http://www.sznews.com/news/content/2015-04/20/content_11483634_2.htm2016.

[3]上海图书馆.社会发展的助推器——第八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论文集[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6:3-50. [4]Aittola M,Ryhanen T,Ojala T.Smart Library:Location-Aware Mobile Library Service[J].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 with Mobile Devices and Services,2003(5):411-415.

[5]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国欧盟政策对话支持项目.中欧智慧城市比较研究报告的(2014)[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3-5.

[6]本书编写组.上海市公务员智慧城市知识读本[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5.

[7]IBM商业价值研究院.智慧地球[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9:10-29.

[8]王世伟.未来图书馆的新模式——智慧图书馆[J].图书馆建设,2011(12):5.

[9]张洁,李瑾.智能图书馆[J].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00(6):2-3,31.

[10]陈鸿鹄.智能图书馆设计思想及结构初探[J].现代情报,2006(1):116-118.

[11]王世伟.论智慧图书馆的三大特点[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2(6):22.

[12]吴军.智能时代——大数据与智能革命重新定义未来[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前言.  [13]Garrett,John R and Alen,Joseph S.Toward a Copyright Clearance Center,Inc.March 1992.

[14]刘炜等.数字图书馆引论[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1:3-8. [15]Sutton.Future Service Models and the Convergence of Functions:the Reference Librarian as Technician,Authorand Consultant[M]//K Lowed.The Roles of Reference Librarians.Today and Tomorrow.New York:Haworth Press,1996:125-143.

[16]初景利.复合图书馆的概念及其发展构想[J].中国图书馆学报,2001(3):3-6.

[17]王世伟.融合图书馆初探[J].图书与情报,2016(1):54-61.

[18]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EB/OL].[2017-02-28].http://www.gmw.cn/01gmrb/2005-10/19/content_319048.htm.

[19]研究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N].人民日报,2007-06-17(01).

[20]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EB/OL].[2017-02-28].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1/14/c_1113996899.htm.

[21]王世伟.关于加强图书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结构与布局的若干思考[J].图书馆,2008(1):5.

[22]王晨.大力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的深入宣传和贯彻实施[N].人民日报,2017-02-22(06).

[23]郑海鸥.文化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意见推进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N].人民日报,2017-02-18(04).

[24]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N].人民日报,2017-01-26(06).

  


精彩热点

排行榜

版权所有:福建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 0591-83701727 邮箱:master@fjskl.com.cn

闽ICP备15001769号